• 网站首页
  • 作者动态
  • 作品
  • 文摘
  • 作品互动
  • 相关下载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
    上善若水
    作者:李中柯   ‖  发布时间:2018-2-1 12:09:43  ‖  查看1742次  ‖  


    “上善若水”之管见

             李中柯

     

     “上善若水”这个成语,儿时听爷爷讲,上学时听老师讲,踏上社会听专家讲,但一直都似懂非懂,感到越读内涵越深。其道理有时近在眼前,在脑海,在心田,有时又很遥远,好像远在山边,在天边。似乎,她的博大精深让人穷其一生都难以真正读懂悟透。

    “上善若水”出自老子(名李耳)的《道德经》,含义是,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老子借水的品格,为人的行为定一个榜样。他提倡人“居善地,心善源,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具体说,就是探讨人生如何以水为师,善于下位而居,心胸要像水一样深沉幽静,待人要像纯净透明的水一样真诚友爱,说话要像水那样遵时守信,从政要像水那样能在万物间周旋调和,做事要像水一样发挥最大的效能,行动要像水一样把握时机。

     善有“小善、中善、大善”。人生在世,行大善者,难能可贵,是我们每个人追求的目标。我们只有先把“小善”做好,才能成就大善。所谓“水滴石穿”,不仅仅是不屈不挠的顽强,更是日积月累的坚持。做好事,要懂得积跬步至千里,积小流成江河。日行一善,为挑重担、担大任、行大善打好扎实的基础。北宋哲宗元祐三年任兵器监主簿的葛繁坚持每天做好事,后来官至太守。有人请教他如何“日行一善”,他说:“比如这里有条板凳,倒了碍人走路,你就弯腰把它扶正放好,即是一善。”

    做善事,并不是富人的特权,即使我们处在贫贱,甚至身处逆境,行善也不能停步。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5月17日,南京江宁街头,乞丐徐超掏出5元钱放进募捐箱;当天下午,徐超特意去银行将讨来的零钱换成整钱,将100元塞进募捐箱;5月19日,徐超又送来了339.01元的捐款。

     人在“逆境”时,要像水变冰一样,越在寒冷恶劣的环境下越能体现出坚如钢铁的特性,有百折不挠的精神。也可像水一样化成气,上可入天化为云雾,下可入地化作雨露,汇涓涓细流,再聚江河,形成新的凝聚力。“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只要心中充满着对善的追求,风雨过后,就一定会再见到彩虹。

    既要有滴水穿石的坚韧不拔,又要有极大可塑性,在海洋中是海洋之形,在江河中是江河之形,在杯盘中是杯盘之形。培养至刚、至净、能容、能大的胸襟和气度。

    人在“顺境”时,要像水一样迎接春天万物的复苏,带上上苍赋予的灵性按万物的生长需要分派雨水。同时要像水一样,无论做出什么业绩,该圆的圆,该方的方,能包容接纳,聚气生财,周济天下,不能为富不仁。还要不贪不腐守住底线,有一个安全的人生。

     话是说不全的,很难“一言以蔽之”,总之世上柔莫过于水,猛也莫过于水,世上万物,皆离不开水,其内涵更是不可胜穷也。下面只能从个人的角度去体会,“上善若水”对我个人的影响。

    幼时“学善”,第一任老师是爷爷。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爷爷是个文化人,算盘打得好,毛笔字写得漂亮。我七八岁时就教我打算盘,讲很多行善的故事,也讲上善若水,我听了半天就问爷爷“上善若水是不是就是学雷锋呀”,爷爷笑着说“也对”。没过几天,就给我买了本当时很流行的《雷锋故事》的连环画,并从头到尾给我讲了一遍。这本书上小学一年级我就能讲给班上的小朋友听。让我感动的是,爷爷给一个膝下无子的老人养老送终。在那年代,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爷爷的言传身教影响了我一生。

     我第二任老师是母亲。我们家在村子中央,在大队部旁边,因此来我村讨饭的,盲人来演出的,公社驻村干部住宿的,走进我家是常有的事。凡是讨饭的,我娘从没有让他从我家空手走的。管盲人的饭,碗要刷两遍,虽然盲人看不见。有的驻村干部在我家一住就是四年(没有房租)。

     前辈的言行,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种上了“善”的种子。十多岁的时候,我就立志向雷锋同志学习。上小学开始背毛主席语录,背《纪念白求恩》,更坚定了走出农村,走向世界,要像白求恩一样做一个国际共产主义战士。

     中年“求善”。为了在求善的路上走得远一些,好一些,我不管干什么都争取做最好的自己。高中毕业,干村团支部书记,一年多,团支部就成为烟台市的“先进团支部”,我被评为“先进个人”。参加县学大寨工作队,每人只分管一个生产队。我除此之外,还分管大队八个副业单位、青年民兵,有时还帮工作队写材料。到罐头厂当工人,不足三个月就调到办公室,从事文秘、宣传、团支部书记等工作。除此之外,还负责企业管理工作,制定了罐头厂管理制度,分上下两册,在全公司进行考核。工人一天工作八小时,我一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

    所有这些涓涓细流,终于在我调到乳山果汁厂担任一把手后,得以全面发挥,汇集成浩瀚的江河湖海。

    一进厂,我就靠“三正”(正己、正人、正企)来治“三多”(混子多、外欠款多、库存产品多),半年多就扭亏为盈。经过十七年的努力把企业干成“世界规模最大、行业成本最低、中国质量最好”的A股上市公司,解决了全国几千万果农卖果难的问题。通过果汁设备引进,消化、创新,整个行业为国家节省外汇折合人民币过百亿元。工人1992年入股,2000年退出,八年时间,由入股时的275万到退出时分红3500万,加上股本两年内已分红返回,共计增长近十二倍,人人过上了小康生活。

      我能在行善路上比一般人做得多一点,其根本原因,就是上善若水对我的影响,特别是在困难和压力面前怎样能激流勇进,在荣誉和鲜花面前怎样能急流勇退,尤其是近二十年社会物欲横生,很多人缺失良知,成为金钱的奴隶,我还能守住一个平常心,确实是上善若水对我的帮助和引领。(此处说了我自己的一点成就,只是为了说明“上善若水”的作用,见谅)。

      晚年“悟善”。六十岁以后,在求善的路上我选择了退而不休,利用晚年的时间把我求善的心得和体会,整理出版了《冲坎闯关》一书,全部免费赠送亲朋好友。另外,我自费开了个“海泊轩茶社”(坐落在海和河的交叉口),以“养心、养身、养德、养神”为宗旨,免费为茶友使用。现在,我准备用二三年时间写本散文集,集中论述学善、求善、尽善的人间正道,再免费赠送朋友,使我的人生成为一个尽善传善的忠诚使者。

      近几年,看到了一个现象。我居住在水溪旁边,还搞了个小桥流水,很有意境。每天步行去茶社的路上,天天都能看到一两岁的孩子,由大人抱着在玩。多数孩子看见我都会笑,一开始我很纳闷,后来我想,一两岁孩子别的不太懂,但大人的脸是笑善还是凶,是分得清楚的。可能我看见孩子时,脸上情不自禁带有微笑和善意,孩子们才会笑。这让我想起“相由心生”这句成语。也许孩子们的笑脸是对我人生尽善路上的最大肯定。

     儒、佛、道各自都有自身的文化的特点和追求,但对于水的认知,却有着惊人的相似。儒家讲,“智者若水” 、佛家讲“仁者若水"、道家讲“上善若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过生日的时候,送了一幅“上善若水”作为生日礼物。看来,上善若水是中国古代的,也属于我们现代的。她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随着中华文化走出国门,上善若水一定会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不断的丰富发展。

     

     

     


                  

    Copyright 201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李中柯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