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者动态
  • 作品
  • 文摘
  • 作品互动
  • 相关下载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
    中国的民告赢美国的官
    作者:李中柯   ‖  发布时间:2018-2-9 10:34:06  ‖  查看1578次  ‖  




    中国的民告赢美国的官

                          李中柯


     中国果汁企业从应诉到反诉 告赢美国商务部案例始末

    我们中国现在要集中精力走全球贸易一体化,但在近三十多年,我们一直遇到一个迈不过去的坎,就是以西方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认为中国是“非市场经济”国家。非市场经济国家是二战以后世界贸易组织对意识形态不同的社会主义国家量体定制的一个带有歧视性的规则。他们认为社会主义国家销售的商品有国家补贴,因此成本不具有真实性。反倾销调查时需找第三国作为替代国,以替代国的成本计算应征的税率。

    例如我国出口美国一台彩电,每台售价五百美元,中国成本为四百美元,企业有20%的利润。但反倾销调查不以中国成本计算,需以印度的彩电生产成本计算,而印度彩电生产企业落后、销量少、成本高,每台成本为800美元,因此美方就要征收中国彩电出口企业一台300美元的关税,没有反倾销时,我们出口一台有利润100美元利润,反倾销成立后,中国企业每台要缴300美元税款,不仅吃掉了100美元的盈利,而且还要亏损200美元。

    近23年来,中国是每年在世界上被反倾销最多的国家,仅2017年中国被反倾销的商品就有78个,影响出口105亿美元。2018年美国已发起了对中国的贸易战,反倾销案会更多,他们将使用更多不公平的贸易规则,有可能影响中国出口近千亿美元。

    关于非市场经济这个问题,2001年12月11日,经过十多年的谈判,中国终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成为其143个成员国。当时庆贺的欢腾盛况还犹在眼前。根据规则,入世后十五年之内,成员国自动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国家”。现在已经十六年多了,美国、欧盟、日本乃不承认我们是市场经济国家。

    一个已多年全球第一大的贸易国,却不是市场经济国家,这真是个世界级笑话。对此我们只有拿起国际法律武器,积极应对、坚决抗争,才能取得胜利。

    我们中国果汁行业曾经过一起反倾销调查 ,中国十个企业联合起来积极应诉,面对美国商务部的不公平裁决,将美国商务部告上美国最高贸易法院并大获全胜的案例,现仍将对出口企业有借鉴意义。

    这一案例因为是中国首从应诉到反诉,打赢美国商务部的经典案例,被国内多家新闻媒体关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内参、内部选编等重要刊物均进行了报道。因我个人时任中鲁总经理和果汁协会理事长,是这起案例的主要组织领导者,因此备受关注。中央四台、凤凰电视台先后都要采访我,但我认为这起案例太过典型,怕引起美国商务部制造新的麻烦,因此拒绝了电视采访和宣传。今天再次进行回顾,把过去不曾公开的史料也一并公开。希望对出口企业的朋友能有所启发。

    国投中鲁的前身是乳山果汁厂。该厂建于1982年,是轻工部、机械部杨波、张怀中两位部长出国考察后亲自谈定的项目。国家拨给专项外汇80万美元(那是外汇非常紧张,一美元兑人民币3.82元)成为中国第一条苹果汁生产线(每小时加工果汁6吨)。1983年投产后,洋设备“嫁”到中国“严重水土不服”,五六年的时间里,产量上不去,质量不达标,企业亏损严重,经营十分困难。1989年5月我任总经理后经过改造调整,才使质量、产量达到设计能力。1991年又从四川买回第二条引进的闲置生产线,一跃成为亚洲最大的果汁企业。95年之前是中国唯一的出口企业,企业出口创汇,利润连年翻番,成为全国学习的典型。

    中国的苹果种植上世纪八十年代前,主要集中在“两岛”(辽宁、胶东两个半岛)九十年代初由两岛发展到“两西”(陕西省、山西省)。进而又扩大到“两河”(河南、河北)一举成为世界最大苹果生产国。总产量达到5000多万吨以上,出现了卖果难问题,特别是残次果更无销路,因此各地都急于新上果汁项目。

    1995年之前,果汁加工主要靠经验管理,特别是质量控制,每天按照苹果的成熟度不一样而决定添加不同辅料,从而保证质量。1955年之后,国外成功把超滤用于果汁质量控制,使果汁加工由过去的经验控制转变为设备自动控制。因而,使果汁行业迅速扩大,由95年之前果汁产量不足三万吨到2002年增加到80万吨。

    全世界浓缩苹果汁需求量一年在130万吨左右,主要消费国在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等发达国家。中国果汁企业,为了尽快出口,缓解资金压力,很多企业微利或亏损进行销售。有的企业出口到美国的价格,在美国果汁企业买原材料的钱都不够,使国外过去多年挺好的果汁企业,全部变为亏损,且多数面临破产。

    面对美方起诉 我们敢不敢应诉?

    中国果汁进入美国市场由最初1993年2660.72吨,1998年增加45931吨,数量上升1000%,占据了美国果汁市场18%的份额,成为中国重要的出口市场。

    1998年10月,我国浓缩苹果汁行业从美国有关方面获得信息,美国苹果汁协会开始酝酿对中国进口的浓缩苹果汁提起反倾销诉讼。他们认为:1995年到1998年间,中国浓缩苹果汁对美出口量增加了997%,平均价格下降了53%。1999年10月10日,美国8家果汁生产企业聚会,准备联手向美国商务部正式递交申请,要求对来自中国的浓缩苹果汁征收91.84%的反倾销关税。

    就在同一天,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接受陕西海升等公司建议,召集我国浓缩苹果汁行业内30多家出口企业在西安召开了首次果汁会议,商讨应诉对策。当时,行业内还没有专门的果汁协会,大家争论的焦点所在,就是敢不敢应诉?关键时刻,我被推到了会议的“前沿”。通过冷静分析局势后,我提出了三条建议:第一,坚决要应诉,最好是行业联合应诉;第二,赶紧调整果汁出口价格,将出口美国的浓缩苹果汁价格每吨上调60美元;第三,抓紧筹备成立行业协会,按协会管理办法,理顺和规范行业发展。并且建议把中国坚决应诉这一消息通过各种渠道告知美国起诉方,因为尽管都是10月10日,中国时差比美国早一天,就是说,我们开会结束的时候,正是美方要开会的时候。消息传到美国后,美方也很快作出了反映:马上下调税率,从诉讼初始的91.84%主动下调至51.74%。

    官司未打,美方先输一城。(过去反倾销案,有不少案件因无人应诉,美国商务部单方裁决)。对此,国内骨干企业精神振奋,坚定了奋起应诉的决心。但也有一些企业心存顾虑,当中国食品士畜产进出口商会真正组织应诉企业报名交钱的时候,参加西安会议的30多家企业中却只有11家报名,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又有一家企业中途退出。

    当时的背景是: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果汁消费大国,同样作为果汁出口大国的智利、巴西在美国市场上同中国竞争激烈,他们联合出资150万美元给美国起访方,出资目的是对智利和波兰免于起诉,只起诉中国,意在把中国孤立起来。

    美国几个产苹果大州的参、众两院21名参议员和51名众议员分别联名给时任总统克林顿写信施加压力。同时,中国又被指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替代价格参考的是印度。

    在重重压力之下,我国浓缩苹果汁企业面临巨大考验:如放弃应诉,就意味着将失去美国这个重要的出口市场;如果应诉,则要打一场越洋官司,需投入大量的财力、人力不说,还不知道胜算到底有多大。我们在认真分析了应诉的利与弊后,坚信只要准备充分,聘请美国最好的律师就一定能打贏这场官司。

    此后,在不到一月的时间里,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果汁分会就成立。中鲁公司被选为理事长单位,果汁分会成立后,积极争取外贸部制定实施了《果汁出口签章制度》,并定期实施最低出口限价的行业自律措施,聘请专业会计师事务所逐企业进行核查,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面对美方诉讼税率的下调 我们妥不妥协?

    当美国正式起诉税率从91.84%下调至51.74%后,国内的许多企业产生了妥协的想法。他们认为:既然美方已主动降低了税率,是否可以展开“和谈”,通过妥协的办法,而不是采用应诉的办法。有的企业同所在省的有关部门和商会,找到外经贸部要求谈判妥协。在部分企业举棋不定的时候,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张志彪秘书长、协同我力排众议,坚持说服业内企业千万不能盲目妥协。我认为此时妥协。美方就是给一个不错的结果,也不会是最理想的结果。经过充分的论证,行业的主要企业又重新坚定了上诉的信心,10家企业再次团结起来,正式应诉。

    应诉之初,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聘请律师,聘请什么样的律师才有利于打赢这场官司?经过业内企业集思广益,决定不惜重金,集体聘请在美国打反倾销官司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最好律师。最后,经过公开筛选,选中了美国格林菲尔德律师事务所,该事务所安排了具有多年反倾销办案经验的布卢斯·米切尔杰夫瑞·格林姆森和马克·帕多律师作为中方的代理律师。

    实践证明,集体聘请最好的律师事务所,聘请最优秀的律师,本身就给了美国方面(起诉方)一种很大的压力,因为我们聘请的律师,他是代表中国这个行业,而不是代表一个企业,胜否直接影响到他们在中国以后的业务。同时,因行业起诉类同的调查项目多,律师可以节约成本,集中精力把时间用在最关键的问题上。现在回头看我们整体应诉,请一家最好的律师事务所确实是明智之举。

    面对美方的不公裁决 我们上不上诉?

    2000年7月4日,美国商务部裁定,中国果汁对美国出口构成倾销,并认定倾销幅度分别为0到51.74%,除一家获得零税率外,在10家应诉企业中,5家企业分别获8.98%至27.57%的税率,加权平均税率14.88%,未应诉的企业税率一律为51.749%。

    美方的这一裁决结果传回国内,外贸部、土畜产商会和部分企业“欢欣鼓舞”,认为应该是举杯庆祝的时候了。他们认为,这一结果比预想的要好得多。然而,我认为此裁决结果却远远不能满足。

    2000年7月15日,商会准备在珠海召开果汁行业庆功会,我同格林菲尔德律师事务所主要负责人未切尔杰夫瑞约定提前到会,对案件的进一步运作再进行具体洽谈。我们见面后详细交流了美国起诉方采用印度某企业苹果价格存有明显不合理的问题和其它五个辩点。我问他:“怎样才能争取更好的结果”。他讲“按照美国法律,只有到美国贸易法院起诉美国商务部裁决不公,由我方重新到印度调查苹果价格,并能提供有力证据,才有可能改变结果”。我问他“胜算有几成?”他讲“一半一半”。

     我们洽谈完已近晚上十点,我又找到商会明天主持会议的商会秘书长张志彪,讲了建议把明天的庆功会改为通报会,并将我准备组织九个企业先开个小会,商讨起诉美国商务部一事进行磋商。张秘书长一听,此事有点大,需向商会和经贸部有关领导汇报后,明天上午十点前给我答复。当晚不到十一点回到房间后,我一个晚上都难以合眼,一是这事太大,起诉美国商务部,在世界贸易历史上有过,但中国人起诉美国商务部这是首次,敢不敢挑战一下,是对我们极大的考验。二是中国商会和经贸部是否会同意上诉美国商务部,他们的意见很重要。三是十家企业除一家零税率外,剩余的九家是否能再一次集体上诉,我心里也没底。第二天早上九点我组织九家企业先开了个小会,通报情况统一思想,把我准备上诉的理由同大家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并诚邀各家参加这次上诉。

    我当时身为果汁行业理事长已经两年,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所付出的努力,受到大家的好评和拥护,参加会议的六个总经理当时就表态听我的,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另外两家是副总,需请示后再答复(当日上午十一点,经电话请示也同意参加上诉)。

    此时张秘书长也来到会议室,讲了商会和经贸部意见,主要是“有关领导认为,本次案件的判决结果还不错,但如果企业上诉美国商务部,我们也不反对”。

    小范围会议结束后,十点半召开全体大会。美国律师通报情况、商会领导发言后,轮到我讲话时,除了简单总结前段工作,主要是号召大家把这次庆功会改为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誓师会。使这一案件争取能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2000年7月25日,我9家上诉企业正式针对美国商务部不公正裁决向美国联邦贸易法院提交了起诉状,要求判决美国商务部对终裁税率进行重新修正。

    在此案的进程中,由于美国一直把我国当作非市场经济国家看待,此案在核定产品的成本时,不以我国的产品成本为准,而是找类似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第三国作为替代国考察生产成本。在这个问题上,双方有很大的分歧,因替代国和替代价格的选取直接关系到官司的胜负,双方都据理力争。在原审时,我方企业主张采用苹果汁生产大国土耳其作为替代国,而美国则要求采用印度作为替代国,美国商务部最后采用印度某一企业作为替代国。因对方选择的企业使用的原料没有代表性,其参考价格过高,计算的成本也较高,因而直接导致了我方在美商务部一审裁决的失利。

    而在接下来的第一次年度行政复审中,我们发现选择印度有代表性的另外一个企业对我方非常有利。这时美方又提出替代国改为生产成本远远高于我国的波兰。我们应诉企业,当即予以抗议,并坚持沿用印度作为第三方替代国的意见,最终我方律师说服了美国商务部接受了我方意见。

    我方代理律师以确凿的证据找到了对中方有利的印度榨汁苹果替代价格,比起诉方寻找的替代价格要低48%,并出具了非常重要的证据。对此,美国商务部不得不接受了中方的这一替代价格,这对我方的复审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根据事实,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于2002年6月19日做出裁决,支持中国浓缩苹果汁上诉企业5个主要辩点,认为美国商务部的裁决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驳回其裁决中的5条关键裁决,要求美国商务部对原审裁决进行重新修正。同年117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对原审的重审结果,继一审安得利获“零税率”外,我10家应诉企业中又有国投中鲁、烟台源通等5家企业获得“零税率”,使零税率由原审的一个扩大到6个。

    面对10家企业6家得到零税率 我们满不满足?

    上诉初裁除零税率外,剩下4家的加权平均税率却由先前认定的14.88%提高到28.33%,未应诉企业仍为51.74%。按照美国反倾销法,零税率不参加加权平均计算,而当6家被核査企业全部为零税率时,美国商务部没有可以用于计算加权平均的税率基础,因此,美国商务部只简单地依据未应诉企业的全国统一税率做出这样的裁决。我方企业针对美国商务部这种没有法律依据的裁决方式,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进一步提起抗辩。

    2003321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再次下发了表决意见。意见中,美法院确认了美国商务部200211月对我国国投中鲁、烟台源通等6家浓缩苹果汁上诉企业“零税率”的再次核算,同时终于获得了4家企业加权平均3.83%的税率,未应诉企业的税率仍维持51.74%不变。

    1120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最终确认了3月份的裁决结果,对此我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此案胜诉有三点启示

    此次反倾销应诉的我十家果汁企业,其总产量占到了中国浓缩苹果汁总产量的60%以上,此案的胜诉也就是整个行业获胜,是“民告官”的经典案例。此案的胜诉,将对中国其他相关产业应对反倾销有经典的借鉴意义。

    此案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深刻的启示:

    启示一:面对“洋官司”,我们必须要团结一心,敢于应对。

    在这起浓缩苹果汁反倾销官司之初,我国30多家浓缩果汁生产企业,报名应诉的只有15家,最后真正应诉的只有10家。为什么其他企业不应诉呢?我认为:现在国内企业打洋官司有‘三怕’,一是怕输,中国的官司都不好打,打洋官司输了怎么办?第二是怕难,在不懂国际贸易法规的情况下,需要学习太多规则、法律程序,还要请美国律师,感到困难很多,第三是怕痛,打国际官司,请美国最好的律师,需要花大额的律师费。正是由于这“三怕”,才导致了不应诉的果汁企业被迫接受最终51.74%高税率的苦果。

    面对国际贸易纠纷以及越来越多的反倾销诉讼,我们的企业一定要解决不良心态的问题,千万不能存在侥幸心理和逃避思想。实践证明,唯一能够拯救我们自己的就是必须要敢于面对,团结起来,齐心协力地奋起应诉,以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否则,只能接受沉痛的惨败。

    启示二:要切实加强行业自律,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中坚作用。

    一起反倾销案子涉及的问题很多,反倾销调查的原因也很复杂,综观浓缩苹果汁这个案子,应该说,与国内有些企业缺乏大局观念,无序竞争、低价出口有着重要的关系。95年以后,我国浓缩苹果汁加工业发展迅猛,从1999年的18万吨到2004年的80万吨,5年间增长了422%,国内不少企业为了争夺出口市场,竞相压价。许多企业认为,现在是市场经济了,企业出口卖多少钱是自己的事情。国内企业间的无序竞争,在国际市场上“中国人自己打自己、外国人联手打我们”,打到一定程度再实施反倾销,反手再打我们。苹果汁反倾销一案就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行业协会成立后,每季度或半年召开一次会员大会,制定销售最低限价,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定期对出口美国的企业进行尽职调查,发现违规企业按规定进行通报批评、罚款。每年举办一次中国果汁大会,吸引全球果汁买家参加大会,定期组织行业活动,再加上对美应诉和反诉的案例,使行业得以健康发展。

    2004年出口浓缩果汁80万吨,可加工苹果500万吨以上,不仅解决了农民卖果难问题,年可实现果品收入40亿人民币,行业从1999年到2006年,全行业盈利不断提高,先后有四个企业成功上市,大家充分看到了只有行业健康发展,企业才能发展的可喜局面。

    启示三:得到的总比失去多。

    这起反倾销官司,从应诉到上诉又到胜诉,前后历经四年,律师费就花了近3000万元人民币。打这场官司到底值不值?我给大家算算两笔帐: 2003年8月到2004年8月中国出口美国达到15万吨(按合同签章计算),取消税率后,每吨比欧洲平均高出100美元,共高出1500万美元,折1.24亿人民币。第二笔帐是美国市场扩大以后,整个全球市场就好起来,价格也逐步提高,欧洲价格之所以比两年前每吨增了80美元,重要原因就是美国市场扩大后,我们不再依赖于欧洲市场。由于中国苹果汁在全球贸易中销量增大价格提高,原料价格也大幅增加,当年全行业仅苹果原料大幅提价一项,每吨比上年上涨按最低120元计算,就可以使农民增收22亿元。

    另外,按照美国法律要求,五年内不能再次提出反倾销,我们这一行业就争取了更好的国际发展空间,为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此案件已过去十几年,我本想让它尘封起来,当现在我看到过去美国搞全球化,限制我们参加,现在我们要搞全球化,美国又要反对。在此把这一案例的始末再一次公开,希望为中国企业,特别是农产品加工为主的企业有所帮助。

     

     

     

     

     





                  

    Copyright 201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李中柯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