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者动态
  • 作品
  • 文摘
  • 作品互动
  • 相关下载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
    我家的月季花
    作者:李中柯   ‖  发布时间:2019-2-19 11:17:57  ‖  查看1171次  ‖  

    我家的月季花

    李中柯

    很多人都非常喜欢花,但只是喜欢,大都不太会养花。

    我在六十岁之前也曾养过几盆花,在位时,每年春节朋友都会送我一盆盆接近盛开的杜鹃、兰花等,但过不长时间,这些花不是涝死、就是旱死。那时我就知道,养花不仅是个细心的活,还是个技术活,不认真学点养花常识,讲点科学,花是养不好的。

    在花的世界里,我喜欢的花不少,但我最喜欢的是月季花。我对月季花有一个小花絮。我三年级时就喜欢看小说,读的第一本小说是《林海雪原》,尽管书中有些字不太认得,但主要情节和人物我都能熟记,并经常讲给同学们听。其中描写女卫生员白茹的那句“万马丛中一小丫,颜似露润月季花”,对我印象很深。那时,我还不曾见过月季花,但从诗中知道它很漂亮,因为书中的白茹,年方十八,年轻貌美,人称“小白鸽”。

    当有次我讲到这句时,被一个大我三五岁的自家哥哥听到,他严肃地说:“以后不准说什么花呀鸟的,这是资产阶级情调,不符合毛主席要求的‘工农兵形象’”。再一看他胳膊上“鲁迅兵团”的红袖标,心里很是害怕。因为在那个年代,讲错一句话就有可能打成现行反革命。从此,我对月季花的喜爱只留存在心中,不再说出口。

    我真正看到月季花是二十四岁那年,因在村干团支部书记干得很出色,被选为乳山县学大寨工作队的一员,驻夏村镇夏北村,我负责第九生产队,当时吃饭是到村民家里,每家一天。有一天到退休老干部宋相云家时,看到院子里养了很多花,其中有一棵开得花挺大,很鲜艳,我便问宋老这是什么花,他说是月季花,她因月月都开花而得名,被称为“花中皇后”,这花适应性强,耐寒、耐旱,和玫瑰、蔷薇并称为“花中三杰”,此花具有食用、药用、观赏、绿化环境等价值,以优雅、纯洁、高尚、美丽等特点为世人所喜爱,被评为“中国十大名花”。那时,我暗下决心,待我退休后,一定多栽月季花。

    五年前,我搬到了青岛龙湖滟澜海岸,住在水系旁边,不仅室内面积比较大,而且有个前后小院,西山墙南北有四十多米,有不少可以利用的空地,除了栽上了十多棵果树外,所有空地都栽上了不同品种的月季花。其中有两棵是嫁接而成的,买花时人家就嘱咐说这花能开三种颜色,嫁接成功不容易,让我好好善待她。我说放心吧,我会认真待她。

    回家后,我找人做了两个木箱,把月季分别栽在里面,放在家门口,每天出入都会多看几眼,从不让她缺水少肥。快到五一时,其它月季还没什么表现,这两棵每棵都有十多朵花已半开,有小碗口那么大,大红、微红、粉红三种颜色,异常美丽。尤其那大大的花瓣一层一层紧紧簇拥在一起,让人心旷神怡,百看不厌。

    好花半开,好酒微醉之感油然而生。

    没过几天,两棵月季二十多朵花全开了,花的香气沁人心脾,那清雅的幽香,轻轻地散开,每一缕花香都那么蛊惑人心,我也是心花怒放。小区里有不少月季,像我家这两棵开这么多、花形这么大,仅此一份。因此吸引了不少邻居和游客前来拍照。有人开玩笑讲“这么好看的花,你可以收费了”,说得我心里也是美美的。

    我这个人特不浪漫,属于比较古板守旧的那一类,最近十多年流行“情人节”送花,我是花没送人一束,也没人送我一朵。自认为关于花的文章那都是有诗情画意的浪漫之人才能写好的。我养月季花五年来,尽管有以上境遇,但想动笔写的念头一点都没有。

    真让我提笔写这篇《我家的月季花》一文,是因为下面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感到再不记下这段真情实感,有愧于花的真情实意。

    故事是这样的,今年十一月底,在临冬之前,树上的叶子已落完,我把门口两棵月季花修剪了一番,将残枝、高枝一一剪去,既为了树形好看,也为了保存养分以利来年。剪完没两天,她们各自又长出了一个新枝,我想等我从乳山老家办完事回来,再剪不迟。

    在老家住了五天回来一看,两棵月季各有一朵碗口大的花已半开,比春天首次开的花还大。当时我就急了,因为天气预报已告知,明天有雨夹雪,心想你这是想同老天过不去呀!小区那么多月季花,人家都静静地等待过冬,你这时想开也开不成呀!看得我既心疼,又着急。心想这两个半开的月季花,肯定会在雨夹雪中香消玉陨。我一天两次拍照,留下纪念。同时,也发给亲朋好友,并附言“我家月季花在雨雪来临之前的最后一次绽放”。很多朋友都感到惊艳,我在拍照时为了表示树上的叶子已掉光,有意向空中仰角,不经意间,让我家树上的两窝鸟与地上的两朵花形成了对影,它们遥相呼应,独成风景,真是诗情画意,耐人寻味。

    流连于两朵花间,我突然发现宋朝张耒的“月季只应天上物,四时荣谢色常同。可怜摇落西风里,又放寒枝数点红”之诗正应了我家月季冬日绽放之景,我对月季的喜爱更是又平添了几分。     

    曾听朋友讲,喜鹊是风水先生,它筑巢的地方,一是阳气足,二是它选的树安全可靠。我住的小区面积比较大,别墅有五百多套,墅院有二百多套,周边有三十多层的公寓楼二十多幢。

    龙湖以绿化得名,小区大树很多,但喜鹊安家独选我家的两棵榆树,可见此处风水不错。这两棵树经历了今年夏天强台风的考验。这场台风很厉害,我家旁边一棵槐树比我家这两棵榆树还高还粗,被台风拦腰刮断,但喜鹊选的这两棵树却毫发无损。此时我才有所明白,这两棵月季冬日绽放因阳气足是主要的,我这主人施予的肥水是次要的,但不管怎样,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我倍感动物、植物都是有灵性的,呵护它们,就是呵护我们自己。

    雨夹雪的前一天,我无数次地打量两棵月季花,晚上打乒乓球回来也不曾忘记去看她几眼,结果发现原来两朵半开的花儿竟然全开了,但那样子却让人感到,为这盛开,她用尽了全力。瞬间有感动在心头涌动。

    灯光下她显得很是凄美,好像她已知道今晚再不把美丽呈现于我,明天雨夹雪来临之时,她将失去生命的意义。此时天已很冷,我站在她面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心想:几年来你表现的已足够优秀,没有必要在入冬前又盛开一次,希望以后这个时候你千万别开了,主人我受用不起啊!同时我也想好了,待到它们凋谢时,我一定会“厚葬”这两朵有灵性的月季花。

    第二天早上,雨夹雪如期而至,我三步并作两步开门看我的月季花,她们原来高昂着的头已深深低下。昨晚九点才开的花,此时那大红的花头顶着薄雪,花瓣外面被一层薄冰裹着,完全是一幅雪中美人的凄美景象。我轻轻地把她剪下,先放在保温箱拍照留念,然后请回家中,放入花瓶,在大厅中间足足放了五天,见花瓣已枯干,我选了个箱子存放起来,并送到了我的书房,此时为2018年12月15日下午3点整。我想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打开箱子再看她几眼。

    坐在书房,我便又一次回忆我同月季花的过往历史,从儿时知道有种花叫月季花,到青年时第一次看到月季花,再到五年前我养起了月季花,一直再到今天的葬花,时间已过去了半个世纪,她像是由“一个梦中情人”变成了我的人生伴侣。我为自己选择的月季花暗自高兴,禁不住吟诵起杨万里的《腊前月季》:

    只道花无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

    一尖已剥胭脂笔,四破犹包翡翠茸。

    别有香超桃李外,更同梅斗雪霜中。

    折来喜作新年看,忘却今晨是季冬。

    想着半个世纪的月季花情,也想到去欧洲时听到的一个叫“和平月季”的故事:和平月季是法国人弗兰西斯梅朗1939年在法国西斯铁蹄下培育出来的。后来,他将这种月季寄到美国,美国园艺家焙耶立即将其分送到全国各个重要花圃进行繁殖。1945年美国太平洋月季协会将其命名为“和平月季”。恰好,就在命名当天,希特勒灭亡了。于是,愈传愈神,和平月季名声大振,很快传遍了全美,全世界,就连联合国召开第一次大会时,每个代表房间的花瓶里,也都插着一束美国和平月季协会送的和平月季,并有一张祝福语:“我们希望和平月季能够影响人们的思想,给全世界以持久的和平。”许多月季专家和一些自愿捐助的人还在里布拉格十四公里处一个叫里斯底的村子建了一个“和平月季园”,用以纪念二战期间法西斯匪徒在此地残害的一百七十五名十五岁以上的男人,使和平月季的名声越来越大。

    幸运的是二战之后,世界上再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我们这一代是多么幸运,生活在和平年代,尽享生活的和乐美好。

    愿世界永远没有战争,愿和平之花永开不败!

    愿人人心中都有一方“和平月季园”,让月季花情溢满心间……

                  

    Copyright 201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李中柯网站 版权所有